和WING励智品牌一起探索旅游文化发展新途径

作者/WING励智品牌 发布时间:2019/11/11 浏览量:203

近日,“中国·碾子山金长城研讨会”在黑龙江齐齐哈尔市碾子山区举行。

此次以“金长城保护与开发作用”为主题的研讨会主要目的是搭建研究长城文化及辽金文化学习交流的平台,进一步壮大金长城文化研究队伍,加大金长城保护性开发力度,促进文化和旅游产业的高度融合,加快我区“山水旅游城”建设步伐。
WING励智品牌总经理梁昕参与了此次研讨会。会议期间,各方学者积极发言各抒己见。梁昕先生同时作为中国文化产业园区联盟副秘书长,对碾子山区金长城旅游产业发展提出了自己的见解与建议。
以下是梁昕先生的发言全文:

我主要说三点:

第一,昨天我走在金长城上,当时想起一句话“右手是中原,左手出边塞”。一边是茂密的树林、山丘,代表着农耕文明,一边是一望无际的草原,代表着游牧文明,这种泾渭分明的直观感受,不论是八达岭还是慕田峪都不具备的。这种感受是特别有意义的。旅游到底是什么,我总结出两点,第一,旅游是一种心智的资源,它验证的是人们心里的文化印记的体验,例如我在呼伦贝尔,睡在一个穹顶是空的帐篷里面,抬头就能看到月亮,当时我就想到什么是“冷月无声”。这个就是实际体验和文化印记产生呼应。第二,旅游是超出日常经验之外的感受,为什么城里人要到乡下去,为什么在东北旅游的南方人居多,在云南旅游的北京、广州、上海等节奏较快的大城市人群居多。
我说这些是想引出碾子山区旅游定位的问题,它到底给了旅游人群什么样的体验,满足人们什么样的感受。我们不仅要考虑让游人游玩什么,还要考虑在游人的心智里会留下什么样的价值,这也是我们谈论的“用户思维”。我们不要只研究自己拥有什么旅游资源,还要去研究东北的旅游、黑龙江的旅游及地缘区域内碾子山占据什么样的位置。旅游消费的是时间和空间,是消费一个周末的时间,还是一个假期的时间。从哪个空间通过什么方式转移到我们这里。其实这个都可以帮助我们对我们旅游产业的定位,有一个很好的思考。去洞察它的内在逻辑和规律,踏踏实实的去做一些工作,对我们找准方向是特别重要的。
这里我提一个不成熟的建议,供大家讨论:根据这两天的考察和大家的启发,我认为可以规划一个“金长城国际露营地遗址公园”的项目,规划有“金长城遗址文化区(金长城博物馆、遗址徒步栈道等)”,“宿营区(木屋别墅、房车营地、帐篷营地等)”,“休闲综合区(篝火、演艺、企业拓展、青少年素质教育或商业展销展会等活动区域)”,“军事文化区(军工厂展示和CS体验区)”及“乡村创业孵化基地(土特产农夫集市)”等。是集 “城市公共文化设施的补充、周末休闲旅游的目的地、短途旅游的支点、跨省旅游的节点”与一体的综合性露营地,以达到“文化资源利用最大化、经营效率最高化、旅游特点差异化、环境介入轻微化”的目的。
为什么要这样规划呢?我先和大家分享下几点关于“露营地”的认识:第一:露营地在国外是一种成熟的旅游形态,我看过一个数据,在美国的旅游消费中50%的消费是在露营地产生的,在国内,目前也是旅游业深入发展的一种新兴的趋势。第二:露营地有多种形态,有提供简单停留补给的驿站形、有结合业态内容或周边环境的主题形,还有各种功能相对齐备的综合形态,这也是我们建议的形态,它的包容性特别好,可以很好结合自身的资源及目前的发展阶段进行内容和形式的规划。第三:露营地的形态是对生态环境和人文景观介入最轻微的方式,能最大程度的保护生态及人文环境。也因为如此,它的可塑性和可延展性较强,大家都知道,旅游项目都有一个周期,每隔三五年就要进行新的调整和升级,而露营地的形式是这种调整和升级成本较低、回收最高、破坏最小的方式。以上几点也是为什么建议规划露营地的外部原因。接下来,我们聊一聊内部支持因素,第一:金长城遗址因为保存现状的原因,更适合人文感知度高的旅游人群,不适合做成单一的观光旅游景观。而人文感知度高的旅游人群主要以休闲旅游为主,有家庭化、自助旅游的特点,是露营地旅游方式接受度最高的人群。第二:目前碾子山区的旅游处于一个发展的初级阶段,有一个从近郊旅游、短途旅游到长距离拉动的发展过程,既不能“一步到位”过于超前发展,也不能过于低级,缺乏长远规划。露营地的可塑性和延展性的优势就能充分显现。第三:从交通状况来看,碾子山区旅游更多的需要以自驾车为主,同时,从地缘上,近距离有齐齐哈尔、大庆这样的中型城市,能释放一定的近郊或短途旅游的需求。从大范围来看,它是黑龙江和内蒙呼伦贝尔的交接处,而呼伦贝尔是一个经典的自驾车旅游目的地,如道路通达性和景区之间的连接性合理,碾子山区完全有可能成为黑龙江自驾游进出呼伦贝尔的重要节点,所以以自驾车露营地的形态进行区域旅游规划更符合碾子山区旅游发展的现状与未来。以上是我对碾子山区发展旅游的一点不成熟的考虑,仅供讨论。
昨天提到了碾子山区要建滑雪场,并投资了3个亿,他们应该有一个严谨的项目报告。有几点,我印象特别的深,这个雪道前期是一个初中级的雪道。初中级的雪道,从引导的人流来讲,活动范围不会太远,可能从北京,或者是从更远的城市过来,它的能力是有限的。所以这样的一个国外公司的产业,前期绝对舍得花钱,所以他肯定在黑龙江省西部的有一个很严谨的一个定位,其中包括一些数据分析,财务估算,旅游形态的分析等。他们这些数据都是很成熟的,并有内在的规律,我们完全可以参考借用。所以第一步,我认为谨小慎微的去定位十分重要。如果方向错了,后面会很麻烦。宁可慢一点,但是前面的步子一定要理智。

第二,旅游资源开发不仅要理性,还要追求感性。旅游是一种心智资源,是情感。旅游产业很难做,它不像修马路,一个号令下去,资金高了整个工程就能起来。旅游是一种基于这种情感的,基于我们自身的这种心智的一种消费品。电影不好看,我就不看了;一本书不好看,我就不买了。其实这个是文化作品或者是文化产业的一个特征。
所以从这个角度讲,我特别的想强调一点就是创意或设计。一个好的创意真的是能花少钱办大事,一个好的设计能够挖掘活化当地的资源,一个好的创意和设计能带来巨大的经济效益。我们的金长城也是,现场我们看到它的景观好像不是那么震撼,但如果是一个有深厚人文情怀的设计师,有敬畏感的设计师,他会通过他的创意和设计将那种历史的、文化的东西做到极致,让整个景观充满了气场,这是完全有可能的。
举几个身边的小例子,最近比较火的电影,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看,就是《大圣归来》。这个是一部几千万的成本,卖了近10亿的票房。其实这个就能反应文化产品的特点,如果你的创意好,就可以以很低的成本,产生巨大的经济效益。在这个电影里面,孙悟空跟我们传统认知的孙悟空都不一样,有新意,年轻人爱看。但它又尊重中国传统文化,它强调的这种英雄,是我们文化里的英雄。孙悟空先要找寻自己、战胜自己,然后再去承担责任、战胜邪恶,这个就跟美式大片的英雄是决然不同的。美式大片的英雄一上来就是把人家干趴下。所以,要活化和创新文化,文化才能成为一种有时代价值的资产。

第三,我想说的是互联网。不能否认,就是不管我们身在何处,互联网对我们的影响,是改天换地的。对旅游的影响也是巨大的。互联网也不光是一个媒介,它也是一个服务平台,它也是一个体验平台。在目前这个阶段,我们迫切需要构建碾子山区的自媒体平台,发出我们的声音。我们已经在学术上占领了金长城文化资源的先机,这是一个很好的基础,但是,只有形成社会的认知才能转换成市场价值,就好像大家一提到长城马上想到的是八达岭,好像长城只有八达岭似的,其它的长城就没有这样的地位,那它相应的市场价值就会小些。我们需要向社会植入“碾子山区金长城”的认识,互联网是一个非常适合的高效平台。

最后,我还想说一点,就是旅游还有一个很重要的资源,就是“人”的资源。其实我们大家都旅游者。当地的人其实也是一道独特的风景,一个热情朴实的店小二或是一个幽默风趣的司机都会加深我们的体验,留下特别美好的印记。就像这次来碾子山,我能感受到大家的这种热情、谦虚和幽默以及对工作、对当地发展的责任感与执着的精神。

此次研讨会期间,金长城研讨会成员大部队还考察了齐齐哈尔金东北路界壕碾子山段遗址。WING励智品牌将致力于旅游文化发展的持续探索,用专业与实践助力客户成功之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