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g分享-如何营造一个有吸引力的城市

作者/WING励智品牌 发布时间:2019/11/11 浏览量:198

城市非常重要,我们几乎都住在城市里。我们应该努力让城市更棒。然而只有少数城市还行。真正让人感觉很棒的城市凤毛麟角。令人尴尬的是,这些城市基本上都是古老的。奇怪的是,我们现在能把更多事情做的更好。汽车、飞机、手机。

为何不能让城市更好呢?回答这个问题看似很疯狂,但我们也不能置之不理。我们需要获得更多的科学依据,以判断决定城市美和丑的原则是否正确。这并不是一个难解之谜,为什么我们喜欢有些城市胜过另一些城市?

这有六个基本原则,关于如何让城市变得更好。

1秩序

我们真正喜欢城市的要点之一是秩序。秩序意味着平衡、对称和重复。意味着同样的东西重复出现。左边和右边的协调一致,秩序是巴黎惹人喜爱的原因之一,但大多数城市却是一片混乱的状态。当乱成一团的时候你都不知道怪谁,这让人很无奈。更为可怕的是,边上是金属材质的停车场以及摩天楼,就像是被一口随意装进去的高低不平、大小各异的牙。我们常常会像挠痒一样把东西捋顺,如果不行,我们会很沮丧。我们对待城市的时候也是一样的。通常,我们介意的不是摩天楼,而是未经规划、直接被扔出来的摩天楼。反观伦敦、纽约、芝加哥,则代表了我们所喜爱的空间秩序。然而需要记住的是,过度的秩序一样会导致问题。过于整齐也会是灾难性的。太多的秩序让人感觉灾难和陌生,那可能是因为压抑、无趣和冷酷。所以我们追求的理想是多样性与秩序并存。

这是位于捷克共和国的一个理想的广场。每座房子都有相同的宽度和高度。在这样的秩序下,可以自由的变换形式和颜色。

还有,阿姆斯特丹的爪洼岛对秩序要求严格,每个房子都有相同的高度、宽度和颜色范围的限制。在这一套规则下,每一座房子可以拥有完全独立的个性。这就是在过于繁杂和过于无聊之间的完美平衡。这也是人类一直在追求的,这就是越来越多的城市应该有的秩序和多样性。通常来说,太多的变化会让人凌乱,而过于简单则又让人厌倦。我们所要创造的是一种由内在组织的复杂秩序。

2可见的城市

有的街道死气沉沉, 有的街道富有活力。总的来说,我们喜欢的肯定是那些富有活力的。

这是18世纪,画家卡纳莱托画了一幅画,这幅画人人都喜欢,因为其如此具有生活氛围。

总有那么多的事情在发生,在这幅画中,我们可以看到一个石场,工作厂房虽然简陋,引人入胜的是能看到人们正在做什么。他们是如何把这些巨大的石块搬运到船上的。城市中的生活栩栩如生的展现在这里,这便是我们所喜爱的。

与之形成对比的是,现代都市里死气沉沉的街道。到现在为止,许多耗费巨大所建起来的场所看起来毫无生机,那些沿着大尺度高速公路的空间你绝对不会主动走进去,除非碰巧走到那里。因为那里没有什么可看的。大多数办公楼都冷漠的将自己封闭起来,在里面的人们可能在从事各种各样新奇、有趣的事情。但是我们并不知道,从外面来看,他只是令人迷惑的、冰冷的。连街道也是死气沉沉的。

相比画面里我们都很喜欢的街道,我们能看到正在发生什么事情,一家面包店,一家鞋店,一个卖地毯的市场,一个汉堡酒吧,一家书店,这就是我们都喜爱的街道。因为这里充满生机,在现代社会里,我们越来越倾向于将自己的生活隐藏起来。一条条死寂的机动车道连接着一个死气沉沉的楼房,在那里你甚至不能称自己是“人类”。不像在老街巷里,你可以在街上看到工作着的人,从目光的交流中感受到与他人的联系。现代规划师沉迷于让人们藏起来,而不是让城市更加美丽。如今我们会非常愤怒,在听说一条巨大的管道要横架在美丽的河上,我们一定会举手反对!但是我们却会提早预订行程,去看一眼法国南部罗马时期的引水桥。那是因为他的建造是集美观和实用性于一体的。

我们以为我们讨厌的是那条管道,但其实并不是。我们讨厌的是它的丑陋。

因此,让我们确保街道充满生机,透过窗户就可以看到到处都是充满活力的人。这就是为什么有些城市行走其间那么有吸引力。人们的工作能够对外展示, 大伙都为自己所做的感到骄傲,并且很高兴让别人注意到,让这个世界欣赏他们所做的事情。

3紧凑

在过去能够独自或者与伴侣家人生活在一座房子里是很大的成就,只有最庞大的那群人——穷人,拥挤的生活在一起,想想都觉得可怕。因此当人们变得有钱,他们就会搬出去,生活在自己拥有的一小块地上,到20世纪后期,越来越多的人选择这样搭建自己的私人空间。一场灾难就开始了,一切变得毫无生机,冷清、无趣、 同时也对环境造成了极大的浪费。

一个如巴塞罗那般紧凑的城市,相当于聚拢了一个无序蔓延城市的大部分能量,如亚利桑那州凤凰城,我们在郊区建造了无边无尽、死寂的宿舍般的房子,通过超宽的大马路连接,这一切只源于我们被贴上了错误的标签。以为我们想远离其他人,但实际上,反之可能会更好。如果能在愉悦的氛围中和他人住的较为接近,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需要紧凑的、秩序井然的城市,以及城市里可供我们与朋友见面的广场和公共空间。几乎所有紧凑的城市里都有广场,然而营造广场这门艺术却大不如从前了,我们一直不停的促进手机的开发,但是好几十年了,没有人能够再建出一个好的广场,这并不是啥高科技。来看看罗马市中心的圣玛丽亚广场。

这是公共空间,但足够令人感到亲密和接近。就像是音乐的延伸,在这儿呆着,可以喝杯咖啡,或者来杯啤酒,读一会儿报纸,与他人愉快地交谈,可以让你的注意力从家中的氛围里转移出来。一个好的广场是一门艺术,它不能太大,也不能太小,任何一个直径大于30米的空间就会被认为偏大。因为在这样的空间里,个体会变得非常渺小,感到疏远和错位。在一个好的广场空间里,你应该能够清晰看清另一端人的面孔,你也许能与走在另一头的人打个招呼,理想的广场必须让人们感受到围合,而非幽闭。

4方向感和神秘感

从定义来看,城市应该是很大的,但是,那些令人喜爱的城市,同时也有一些小尺度的后街,一些支路,令你感到舒适。有时还会有点迷路。我们迷恋这类街道所带来的神秘感和围合感,有时候迷路变成一种美好的经历。一条胡同的街墙会让你感到亲密如同回到家里。

在哥伦比亚的卡塔赫纳,那里的阳台几乎可以出触到对面的窗户,你能看到你的邻居享用早餐,你知道他们什么时候上床睡觉了,他们的孩子星期天晚上什么时候写作业,实际上,每一个都在一定程度的展示他们的生活,很多时候这令人们更加的友好,他们不会互相大吼大叫,他们会经常在桌上摆满鲜花,我们喜欢这样的生活,只是我们忘记了。也不知道该怎样提出这些诉求。现代城市规划师和开发商给予了我们最大程度的私密,因为这基于他们的假设,这是我们所需要的。并且他们坚持认为,小汽车和货车相比于人们需要更多的空间。当然,我们需要在小街道和大马路中寻找到一个平衡,城市本身是大的,我们喜爱小街道,这也会变成一场噩梦,因为要走很远的路途。

所以,最理想化的应该是我们有宽大的林荫道,笔直宽敞的空间,同时也塑造一些微小杂乱的街道,我们需要城市为我们提供两种不同的愉悦,一种是神秘感带来的愉悦,另一种是方向感带来的愉悦。

5尺度

现代城市充满了巨大的建筑物,约瑟夫坎贝尔曾经写道,“如果你想知道这个社会的真正信仰,只需看看他最大的建筑服务于谁。”

这些最巨大、显眼的建筑,告诉我们一个社会真正的价值取向。我们不会集体宣称对运动鞋公司、税务专家、石油企业和制药公司的崇拜。然而我们的城市充斥这些机构的巨大塔楼,这无疑揭露了我们的真实想法,这有些令人沮丧。作为人类,我们并不介意巨大的事物本身,也不介意在他们面前显示出谦逊,只要他们是真的值得我们尊敬,就像美丽的清真寺,教堂和博物馆。但现在我们允许城市被商业绑架,被那些没有信仰没有人性的高楼、披萨公司或者对冲基金的大楼,他们之所以能存在,是因为我们集体犯了一个愚蠢的错误。

我们关注谁拥有了土地,但忽视了谁拥有空间,谁拥有空中使用权。最终,拥有了空中使用权的人,决定了每个人从窗户所能看到的风景。我们建议每个城市街区的理想高度是五层,不能再多,超过了这个高度,人们就会感到渺小和微不足道。我们建议推倒那些高楼,把所有东西用五层高的建筑物组织起来,营造出密集、紧凑的空间。就像我们所喜爱的柏林、阿姆斯特丹、伦敦和巴黎那样。

当然,城市也可以有一些宏伟的建筑,但是,让我们把这些特权都留给最特别的吧。那些我们人类都热爱的,高楼大厦要对的住他们的宏伟,必须和我们对未来的美好期望和需求一致。

6有地方住

有些东西在任何一个地方都应该是一样的,我们并不期待,各地都有独一无二的手机和自行车。但是我们并不希望建筑在哪里都一样。设想一下就会令人沮丧,当你废了很久到一个新地方,却发现这里和其他地方没有什么不同。问题并不在于我们单纯地想看到多样性本身,而是由于气候、历史、社会传统的不同,每个社会必然有不同的需求、优点与缺点。快乐有很多独特的呈现方式,公共生活也有不同的形式。城市雷同是一个问题,这反映出每个城市还要多远才能找到自身特色定位,这就好像无论天气如何都穿同样的衣服,无论面对谁都用完全相同的方式讲话,城市需要结合当地独特材料和形式的特征,格拉斯哥南部住宅建筑,用的一种当地材料,这种浅色砂石材料是从赤道来到苏格兰的。

在剑桥附近,当地金黄色粘土制作的砖块是主要的传统材料。再看看澳大利亚建筑师弗兰克,通过建筑的形式反映独特的澳大利亚生活,所以,原则就是别让你的城市和建筑像是来自任意的地方,试图去找到能够反映当地特色的建筑风格。建造美好城市的阻碍并不是资金问题,总的来说,我们有足够的资金。我们面临两个问题。

一、审美意识上的困惑。

这源于我们认为任何人都没有权利确定美与丑,我们担心由谁来决定。我们认为美应该是主观的,所以谁也不能有发言权。这是一种非常容易被理解的疑虑,却非常容易被那些贪财的开发商所利用。对他们来说,不用把“美”当作议题真的是一件轻松的事。这样他们就可以肆意妄为了。也许我们最终无法面对什么是美丽的城市达成共识,但是我们也看出什么是丑的城市。就像没有人愿意到法兰克福或者伯明翰去度假,因而,客观的审美是存在的。所以,让我们不要再纠结它的相对性。是的,确实有美这一回事,像旧金山、悉尼、巴斯、波尔多这里的风景优美,而大多数其他地方则不是。证据就在游客数据统计中。让我们不要再说美只存在于旁观者眼中,这只是在纵容下一个白痴土豪建造更恐怖的高楼。

二、缺乏政治意愿。

我们未来那些贪婪的土豪放弃了城市设计,我们放弃了对民主的信念。在公共利益和商业机会主义的较量之间,我们输了这场战役。总会有各种贪婪的游说,为那些丑陋的开发争取机会,但是我们可以拒绝的。要想创造出美好的城市,唯有政府实行严格且强有力的规则,来约束那些贪婪的个体。想想令人惊艳的爱丁堡新城,它完全依赖于政府实行的清晰规则来约束开放商,详细精准的立法涵盖了建筑的高度, 完工的质量以及天际线的特色。这是唯一一条通往美的路径。他们不会把美留给自由市场,那样只会造成混乱。当政府放弃了对美的追求,人们就开始憎恨所有的建筑。我们变得沮丧,我们以为我们憎恨所有的建筑,并且无法再创造出美好的建筑,我们变得执迷于建筑复原,抗拒一切新建筑,但这是不对的,因为我们仍需要住所。

自1905年以来,人类再也没有成就一座美丽的城市。当建造威尼斯时,没有人因为吞噬泻湖而感到遗憾,建筑的目标应当是,我们在建造房屋时,不会为其带来的环境牺牲而感到惋惜。因为建筑的每一寸设计都应与自然环境相辅相成。我们能够创造更美好的城市。但是我们必须坦然面对开发商的机会主义与我们自身的意识混淆,政府创造出美的前提是得到公众的强烈支持,政府意愿归根结底还是来源于我们自身,选民、及诉求的发声者。

整篇文章的意义,为了唤醒你和你的权益。作为一个公民,促进未来美好城市的立法。以上就是六项基本原则,现在该是为此奋斗的时候了,让它们变成行动!

 

 

本文翻译自www.theschooloflife.com